成見 | 搶購內房美元債

觀點地產網 ?

2020-02-21 00:56

  • 在全球經濟持續受沖擊的大時代下,演繹的是流動性充裕亟需尋求資產配置的劇情。

    觀點地產網 過去一個月以來,一場疫情讓“搶購”成為闡釋商業社會供需關系最具象的詞匯:搶購口罩,搶購消毒液,搶購護目鏡,搶購蔬菜,搶購方便面,更甚者搶購紙巾……

    在中資離岸債券一級市場上,供給量與需求量之間也處于相當不平衡的狀態。一大批資金流入債市,使得近期新冠肺炎擴散所引起的企業基本面擔憂,被一點點地消除。

    自農歷春節后復工以來,內房企發行的多筆境外債券均告捷,資本市場的追捧使得這批債券都獲得了從幾倍到十幾倍不等的超額認購。早在2月4日建業地產發行1年期美元債時,消息源就告訴觀點地產新媒體,是次發債大約獲得9倍認購。

    此后多家內房企的美元債券陸續披露認購成果:2月10日,中梁控股2.5億美元債券訂單峰值超8.6億美元;4天后,佳兆業宣布4億美元債券收獲逾140家投資機構的反響;2月19日,陽光城發行美元票據認購訂單逾13倍;2月20日,當代置業官宣2億美元綠債超額認購14倍,正榮地產2億美元短債則獲得逾30億美元的認購訂單。

    于此同時,更多的內房企境外債也在路上,包括奧園、華南城、綠景中國地產等都公告擬發行相關美元票據。在香港,一座座高樓大廈就像聳立的華爾街,每時每刻資金都在這里流動。

    一級市場的活躍度居高不下,奧陸資本總裁及投資總監蔡金強在朋友圈分享時形容“一票難求”。某投資機構高層對觀點地產新媒體表達了相似觀點:“近期(債市)非常火爆,市場需求旺盛。”

    盡管外界此前擔憂疫情帶來的房地產開工、銷售停滯將導致房企轉向更高成本的融資,但從目前供需失衡的債券市場看,定價權已朝發債一方傾斜。

    以陽光城為例,最新發行的3億美元3.75年期無抵押票據,發行利率8.25%,較初始指導價9.25%下調了100個基點;而1月上旬陽光城也發行3億美元3.25年期高級無抵押債券,利率9.25%。短短一個月,同一發行主體的融資成本相差竟達100個基點。

    內房企并非孤立的群體,事實上近期中資離岸債券一級市場總體都很活躍。表現搶眼的包括順豐控股上周發行7億美元,獲得超過8倍認購;中信股份發行3億美元和7億美元高級無抵押票據,最低利率2.45%,總認購超84億美元。

    這發生在全球經濟持續受沖擊的大時代下,演繹的是流動性充裕亟需尋求資產配置的劇情。

    蔡金強對觀點地產新媒體表示,現在能源、原材料等交易并不理想,房地產也不如過去十年,所以資金只能流到股市、債市里去。美國時間2月19日,納指、標普500指數雙雙創下收盤與盤中新高,至北京時間2月20日,國內A股也重回3000點。

    上述人士續稱,在債市方面中國有明顯優勢,比如歐洲的高息債利率大約3.2%,美國的高息債約4.5%,中國則有8個點左右,“這就導致歐洲很多負利率的錢流進來”。據第三方統計,截至2019年底中資美元債存量規模高達8700億美元,占亞洲美元債市場規模一半以上。

    一家千億房企某高層也表達過中西方資金成本迥異的感慨。他對觀點地產新媒體表示,民營房企的融資成本在10%左右,而歐洲只有一兩個點甚至負利率,若有機會引進國外資本,即便按兩倍計息都還是很劃算。

    在中資美元債中,銀行、地產基本是規模前二的行業,但兩者處境也有所不同。興業證券在2019年初一份報告中指,房地產行業的資質較差,高收益債占比大,銀行的投資級債券占比則較高。因此,房地產美元債的發行利率顯著高于中資美元債的平均水平,比如2018年前者接近10%,后者則在6%上下。

    而2019年金融收緊進一步限制了房地產美元債的發行,去年7月國家發改委發布“778號文”,要求房企發行外債只能用于“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

    有投資者預計,在政策限制下,2020年房地產美元債融資規模或只有三四百億,同比下降逾40%。發債需求因不可抗力回落,市場上的資金供應卻持續剛性,便造成了如今房企美元債認購爆棚。

    供需關系的變化導致了上文所提及的定價變化,資本市場對房地產美元債的風險溢價出現明顯降低。一般情況下中資美元債包括無風險利率、風險溢價,其中美元利率已出現下行窗口,美聯儲1月底將利率維持在1.5%至1.75%之間,并預計一段時間內維持利率不變。

    有媒體最新發文稱,美元利率的下降提供幫助,它刺激對高息債券的需求,進而導致美國和亞洲發行人借貸成本下降。而政府采取額外的財政刺激措施來應對經濟打擊,這拉動亞洲美元債券的殖利率利差在過去兩周內創下一年來最大降幅,最終風險溢價持續下降。

    歸結起來不難發現,即便國內目前面臨很多不確定性,但資金仍舊看好中資美元債尤其是高收益美元債。

    前兩日,陽光城高層在經營電話會議里也表達類似觀點,認為美元債情緒高面臨的情況就是“資產慌”,其它收益率下降非常快,配置吸引力沒那么大,而公司屬于“安全邊際、性價比比較高的品種”。

    認可這一品種的包括信達國際控股,該公司目前已認購陽光城80萬美元票據,除此以外還于公開市場購買了300萬美元的珠海華發票據。實際上,中資美元債的主要投資資金來源于境內投資者,它們往往更熟悉國內企業的模式。

    成見 | 置身于龐雜喧鬧的外部世界,多數情況下我們并不是先理解后定義,而是先定義后理解。

    撰文:鐘凱    

    審校:武瑾瑩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 上证指数是什么